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自建帐以来:罗马汗国记 > 第一百二十章 “安答战争”(下)

第一百二十章 “安答战争”(下)

    太后过段时间,就会挑出一些幸运的贵族,授予头衔和巨额赏赐,而且理由很随性。有时候是因为某个贵族朝觐的时候表现良好,成功讨了她的欢心;有时候是他们积极进攻叛乱者,战果显著;有时干脆就是因为打猎时,射中了太后指定的猎物,所以大手一挥就赏给他了。

    这让贵族们对此趋之若鹜,很多人还专门待在大都,天天围着太后转,就等这个出手阔绰的大金主打赏。被太后青睐的贵族,很快就能带着大批收获,准备回家过好日子了。

    来自大都的汗廷商队,会送来大批赏赐品:价值连城的塞里斯锦缎,华丽的爪哇瓷器,莫斯科人驯服的海东青,乃至诺夫哥罗德人从极北采伐的高档木材做成的家具……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产品,开始涌入塞尔维亚乡下。

    当然,太后每次赏赐,不可能给的全都是这些顶级奢侈品。按照传统,在赏赐的时候,也会附赠数量更大的、相对普通一些的物件,把量撑起来,让贵族们更有面子。

    拜占庭丝绸,希腊的陶器,罗斯地区的皮毛,法国和克里米亚的葡萄酒,乃至草原上的羊毛制品……这些东西在乡下可能并不常见,但在大都却比比皆是。

    相比于老家,在这里能找到工艺更精美的商品,价格却反而更便宜。所以还不如都在这里采购,然后再带回去。

    太后和她周围的贵族、贵妇圈子,也鼓励这种行为。她说,大家如今都见过世面了,不必再和那些乡下土老爷一样束手束脚。她赏出去的钱,就是让大家花的。

    在这种风气下,刚进城的贵族们眼花缭乱。他们的钱又像流水般消失,换成了一车车商品。到后来,太后甚至专门安排了皇家商人,指导他们,买什么东西性价比最高,还最有体面。

    但时间长了,贵族们却渐渐发现,情况好像不太对。

    太后的话,仔细想想,其实并没有错。给你这么多钱,你带回乡下,也花不掉啊?然而,随着众多大都的商品涌入,领地非但没有富饶,反而更加贫穷了。

    当一个领主家里都有好几个爪哇瓷盘,骑士们人手一套希腊陶器和好几件绸衣服,镇里的匠人,也就没什么好生意了。有些手艺的人往往选择离开,导致这个行业迅速衰落下去。

    一些贵族发现不对,于是拒绝在大都花钱,号召大家把资金带回本地,帮助家乡。太后对此也不加阻止。然而,当这些钱币进入当地市场,却引发了更大的混乱。

    贵族们一头雾水,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一些人隐约间觉得,可能是因为钱太多了。

    那时的大都,已经渐渐恢复了元气。“南北战争”之后,罗斯商路逐渐打通,黑海周围大部分地区也安定下来。至于当年扣留了绝大部分商业收入的意大利商人,在面对汗廷时,不但被迫放弃了之前的征税特权,还得倒交码头和航道的租金。

    这种情况下,大都一个码头几个月的收入,瞬间涌入一个塞尔维亚乡下领地,后者就毫无疑问地直接“撑爆”了。而太后,实际上在不定时地依次爆破各个领地。

    曾经,这里是个独立的区域,旁边的希腊、保加利亚地区久经战火,也早不是什么富裕地方。而且,贵族们统治下,乡间的人员和商品流动非常缓慢,其他地区的影响并不很大。

    但紫帐汗国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他们不但稳定了领地,让大都确实有了自己口中吹嘘的“众帐之可敦”的资格,还特别喜欢到处修路。

    紫帐的军民,没事儿就会开始经营深入内陆的大道。配合环黑海的航线,让交通很快便利起来。几百年来已经习惯了分封的领主们,对此非常不适应。

    现在名义上大家臣服于罗马,又不能公开禁止其他地方的商队来,而且贵族们自己都需要从外界购买物资。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个办法。

    而更让人绝望的,不是一些幸运贵族拿到了钱,而是大部分贵族没有拿到这笔钱。

    贵族们想维持更高的独立性,让汗廷不过度引入它的秩序,那就得自己维持秩序。但当一个领主突然暴富,军力却没有增长的时候,当地这种自发的秩序,可能就不那么友好了。

    而且,这些贵族“品味”的提高,让贵族圈子里的整体要求都跟着上升了。攀比排场是他们日常的一环,为了维持面子,就算自己没有对方的整套物件,起码也得自费买个差不多的,否则都没法对等交流了。

    至于这些多出来的花费开销,当然只能再辛苦下领民了。

    如此被太后折腾了十年,很多贵族已经要撑不住了。他们认为,虽然搞不懂怎么越拿钱越穷,但这肯定是邪恶狡猾的希腊人又在搞鬼。

    只要从帝国独立出去,不跟这个见鬼的安答玩了,就能解决这些问题了。

    听说大都的塞尔维亚人正在密谋,地方贵族们也来了兴趣。

    然而,造反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领地能到行省这种规模的大贵族,早已被海伦娜太后薅没了,塞尔维亚地区也一样。如今的主力贵族,是一群受封的州、军府的首领。

    他们也并不希望大贵族回来——当初拆分大贵族的时候,他们还是助力者和受益人呢。

    而这里,也没有什么战功威望很高,或者军事能力很强的人——紫帐汗国不在乎信仰出身之类的问题,甚至不怎么看血统。只要有军功,在那边能提升的极快。有这个本事的人,早去大都当大官人,享大富贵了。谁还惦念着这点烂地。

    除非,他们能开除比紫帐汗国更高的价码:比如,邀请人家来当实权国王,这倒是比军团长待遇更好,理论上有吸引来高级人才的可能了。

    但是,大家造反的目的,就是维持领地独立。造反前,要被实权大汗管;造反后,还要被实权国王管。那这反,不就白造了么?

    至于有名无实的国王名号……

    紫帐汗国连共治皇帝都能滥发,搞的法国人都想来捐一个。真比拼名号,人家随便找个希腊学者,现场就能诌一个天兄听了都脸红的夸张名号出来。乡下贵族们奉上的空头称号,谁稀罕啊。

    至于为什么强调乡下,是因为贵族们拉不来城市的支持。

    当地大城贝尔格莱德,就坚决不参加造反。

    紫帐汗国带来了更好的陶炉工艺,还给了他们大量的军队订单。此外,汗廷还说,今后各个城市的专业官员,是可以互相升调的,也就是说在贝尔格莱德表现优异的市政官,可以直接调到君士坦丁堡去——那这还造个屁的反。

    城里的市民,本来就瞧不起周围这些天天拦路抢劫、破坏贸易的泥腿子贵族,如今更是不想搭理他们。

    市议会对贵族代表说,罗马人把路免费修过来,市民们正感恩戴德呢。建议他们好自为之,不要违背效忠誓言。

    同时,市长立刻派亲信,带着举报信赶往大都,准备先刷个印象分,为自己升职打基础。也是贵族们对此早有准备,就知道这货肯定要告发,提前安排人手,拦截了信使,才没让叛乱直接失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