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直播之从零开始带你成剑圣 > 第十章

第十章

    同仁堂里,坐堂的老大夫正在大太阳下昏昏欲睡。

    鹤御和鹤虞兄妹俩站在柜台旁。鹤虞吐槽:“爸妈还说我缺乏社会经验,让我跟你多学习——他们都不知道哥你这么缺乏社会常识!”

    鹤御尴尬地摸摸鼻子:“我只知道抓药要来同仁堂,谁知道这里也不叫我看啊。”

    他继承的记忆虽然全,但好多没用的东西。他自然懒得用那些挤占自己脑容量。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会出现在这种“误删”常识的问题。

    同仁堂这种老字号,每天客流量也挺大的,而且轻易不叫人自己看选药材。

    大家都是拿着药方,或者指明需要什么药材,然后由工作人员替你取药。至于质量好坏……

    质量自然是不错的,但也不会有那种格外出挑的药材,就是高于平均水平罢了。

    这可不是鹤御预想的。

    药材么,自然是自己亲手挑,才能找到最好、最合适的。

    “哥你事好多哦,叫他们拿不是一样嘛。”妹妹穿了崭新的小皮鞋,走的多了有点磨脚。

    鹤御让她去一旁歇着,可小丫头像个跟屁虫一样,死活不分开。

    鹤御让她把大部分体重都压在自己身上,宠溺地解释道:

    “即使是同样年份的药材,其生长环境不同也会造成药性的差别。想要配出最好的药,就需要其中君臣佐使的搭配都达到最佳。”

    鹤虞似懂非懂地点头:“那哥不如去药材市场。那里都是大/麻袋装的,你可以自己挑。”

    鹤虞两手一圈,比出个半人高的麻袋样子。鹤御心里一动,买了套店里最好的针,兄妹俩就直奔药材市场。

    “老板,这个有品质更好的吗?”

    鹤御指着半袋子“缺一味”问。这药就叫“缺一味”,但确是最能帮助药性融合的“基底”。

    若寻到上好的“缺一味”,虽然不至于说八年的药材发挥十年的功效,可也能大幅度提高。

    这家店主是个脸上褐黄的汉子,人干瘪瘦小,但看着精神头还不错。

    店主摆摆手:“没有咯,整条街,都没有比我这儿更好的缺一味。”

    鹤虞眨巴着大眼睛,怀疑到:“我可不信,这么长一条街,这么多药材商,你敢保证你这儿的最好?”

    这话要是换了旁人说,店主肯定要生气。可鹤虞脸长得可爱,个头也显小。

    这次跟哥哥出来,她没有打扮,只是随便套了个短袖。双肩包被背在胸前,遮住发育的过于着急的地方,整个人显得就像个小学生。

    对着萌妹子,谁还能生起气来呢?店主好脾气地解释着:“倒是也有一家比我的更好,他家做的久,有几个探深山的老手,只认准他家,旁人都不肯卖的。”

    “但是——”店主话锋一转:“他家,好药现在自用还嫌不够,是绝对不会向外卖的。尤其是这缺一味。”

    鹤御好奇道:“愿闻其详?”

    店主大摇其头,颇为感同身受的样子,长叹一口气说:“他们家啊,两个儿子生了怪病,睡不醒咯。老唐一把年纪,愁的呀——”

    “我们大家心里头都清楚,老唐后半辈子啊,没指望咯。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看着他现在的样子,也都跟着难受。”

    鹤虞小女孩心软,听的心酸处,险些也跟着掉眼泪。鹤御匆匆在店主这里挑了半斤包好,赶忙领着小姑娘回了家。

    回家半路,鹤虞就忍不住扑进哥哥怀里抽噎起来。

    鹤御拍着她的背,想起原主心里最担忧的那件事。

    原主母亲身子不好,前年莫名昏倒,也是在医院住了两天才醒。医生说是劳累过度,但那件事到底在小姑娘心里留下隐忧。

    【自己可真是的!怎么就没想到将家人的身体也调理调理呢。】

    鹤御有些自责。

    不是他冷血,而是他从前生活的那个世界,本就比此处人情淡薄。而且这些基础的养身,几乎人人都会。

    一个一直生活在生存模式的人,来到一个生存不成问题,但人人都在追求更好的生活的世界,对于关心照顾的认知都是不同的。

    直到此时鹤御才发觉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好地融入这个世界,也没有很好地照顾原主的家人。

    “好了好了,不哭了。往后带着你一起锻炼,咱家人都长命百岁。”

    鹤虞内心是个刚强的女孩子,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开直播给家里减轻负担。

    只是抽搭了一会儿,妹妹就自己收了泪,小脸一板,一本正经地摇头:“不要,床每天都来绑架我,人家打不过它。”

    鹤御嘴上说着:“臭丫头,赖床还有那么多借口!”

    心里却想:妹妹这种生物,怎么会这么可爱(*/∇\*)

    到家放好东西,就又到了晚上直播的时间。

    “阴虚火旺,肝火太盛就会长痘。看你下次还熬夜不了。”

    鹤御给妹妹调了药膏,又在小姑娘惊恐的视线中在她腿上扎了两针,就匆忙拎起支架去了小公园。

    “十五分钟,自己拔掉就行了。”

    ——————

    夏日天长,六点多的室外还带着夕照的余温。燥了一天的知了懒洋洋地趴在树上,风有一搭没一搭地吹,枝条也懒懒的摆。

    昏昏欲睡。

    小公园里难得一阵子清净,可还不待那眯缝着眼的胖橘彻底睡过去,吃过晚饭的老年人们就渐渐聚起了堆。

    小广场正中间的风水宝地被一群穿的五彩缤纷的大妈占据,超大号音箱像只奇怪的野兽,蹲距在花坛边上。被惊醒的胖橘炸了毛,喵了一声飞快地溜走。

    它认得这家伙!长的黑不溜的的,其实谄媚的很。每天晚上只要领头那个花裙子大妈来摸一下头顶,这家伙就能高兴的吼上两三个小时。

    树荫下的棋摊子也拉上了电,不过还用不着开灯。几个老头对着一方天地杀红了眼,周围有关系好充了军师的,也有超然物外之人指点江山。

    鹤御拎着手机支架,四处寻摸一番,在广场角落挑了个地方摆好,一抬头见一辆平平无奇的黑色越野车开了过来,在广场边上停了车。

    那位置有些巧,刚好就在手机支架的正背后,也正对着鹤御。

    鹤御皱了下眉,旋即又笑自己多心。这里已经不是他从前的世界了。

    【会被贴条吧。】

    鹤御摇摇头,念头在心里打了个转,随即被抛在一旁,趁着爷爷团还没到,先将锻体的基础拳法练了一遍。

    自然环境对气机影响还挺大的。小公园绿化虽然做的不错,草坪树荫环绕,可真正运转起气机沟通天地时,鹤御还是觉得有种不足的感觉。

    【要不怎么洞天福地都在深山呢。】他摇摇头,心道自己痴心妄想。

    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土地都是国家的。想如他从前那样一人能占好几座山,以他现在兜里的几个钢镚儿,那就是在想屁吃。

    爷爷团很快就有人来了。群里最活跃的张大爷和李大爷结伴,穿着同款练功服,两柄雪亮的长剑背在身后,身板都拔的更直。

    两个大爷有说有笑地从广场舞团队中间穿过,一色的目不斜视,仿佛身边花枝招展的靓丽的女士们都如空气一般。可鹤御耳聪目明,离着老远就见两个大爷眉飞色舞的得意样儿,嘴上还吹嘘着:

    “那群婆娘,往日嫌弃咱挤到她们跳广场舞,尽没个好脸色。今儿咱们这身一装扮,嘿!”

    “噗嗤——”

    想到妹妹给自己讲过的俏皮话,鹤御忍不住笑起来。

    【果然男人至死是少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