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道长帮我捉个妖 > 第四十七章 灯台鬼

第四十七章 灯台鬼

    等那鼠妖狼狈而逃以后,江虞这才疑惑地询问起阿辉:“你要这个灯干什么啊?”

    谁知阿辉只是神秘一笑,随后见四下无人,便将那烛台拿了出来,对江虞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江虞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见江虞并不认识此物,阿辉便接着说:“这东西叫人油灯,是需要靠人的油脂来点燃的。”

    “人油?!”江虞听阿辉这么说,也后怕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错,而且这烛台里面有个东西,とうだいき(燭台鬼)。”

    “灯台鬼?!!”江虞的目光移到了这平平无奇的烛台上。

    紧接着阿辉便对江虞解释起了这灯台鬼的来历:这灯台鬼是《今昔百鬼拾遗》《平家物语》等书中记载的妖怪。作为遣唐使的轻大臣被唐的大臣灌下哑药,在身体上刺青,头上戴上烛台,改造成人类烛台。起名为灯台鬼。

    他的儿子弼宰相到唐寻找他。与灯台鬼相遇。灯台鬼流下眼泪,因为无法出声,咬破手指,用血写下诗句:我元日本华京客、汝是一家同姓人

    为子为爷前世契、隔山隔海变生辛

    经年流泪蓬蒿宿、遂日驰思兰菊亲

    形破他乡作灯鬼、争归旧里寄斯身

    弼宰相因此得知面前的灯台鬼便是父亲。”

    “那为什么要杀他?”江虞表示不解。

    阿辉思索了一阵,随后对江虞说道:“有的说是因为当时和轻大臣一起来唐觐见的还有新罗使臣,但因为新罗使臣的位置比他靠前,日本大臣就闹事,最后被新罗使臣打击报复了!”

    “东瀛诸岛,化外番邦。仰羡文明,使人遣唐。来人无礼,冒犯京华。罪不咎死,岂赏家奴。言语不通,礼仪难教。火漆灌喉,铴哑其声。身型矮小,难为大用。恰作灯台,令随身后?”江虞听后摸着下巴精准概括道。

    “卧槽,你这666啊!”阿辉一句国粹表达了对江虞的佩服。

    “那你一会要唤它出来帮咱们吗?”江虞问。

    “嗯,差不多,反正这东西不用白不用,也让他们尝尝自己本土的鬼。”

    一个计划在阿辉的脑中逐渐规划完毕。

    ……

    “少年郎,原不想伤害你的,可你不逃跑就算了,还企图阻止我?”树上女人的脸已逐渐雏形,我也能感觉到自己灵力大量的流失。

    “呃……”我痛的完全说不出话。

    而这时,树体已经逐渐汇聚完成,随后只见原本禁锢树妖的封印阵术嘭一声,便化尽了诸多灵力碎片,在空中漂浮着。

    “没了吗?”树妖发觉吸不到我体内的灵力后,便随手一丢将我扔了出去。

    我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便重重撞到了另一棵枯树。

    “可恶……”我强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巨大的疼痛只得使我再一次摔倒。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树妖便利用藤蔓一把将我拉了回去。

    而树妖此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随后只见岩石上出现了一个侧卧着身蒙轻纱的女子,此刻正戏虐性地看着我。

    女子生得肤如凝脂,腰同细柳,只笼着一层薄薄轻纱,粉弯雪股,宛如雾里看花,更增妖孽。

    “少年郎,你还能站起来吗?”女子缓缓坐起,粉腿一伸,一只又嫩又白的左脚踏在我的头上。

    “妖女!”我抬头怒视着面前的树妖,可却根本无济于事。

    而就在这时,一道寒光闪过,那妖女原本就轻如薄纱的衣物,又被斩断了些尺寸。

    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我的脸上,一股清香感顿时沁人鼻中。

    “你这剑倒是挺护主的?”树妖飞起一脚踢飞了玄铁剑,随后缓缓落在身下的岩石。

    而玄铁剑见计划已经达成,便再挥出一剑,随后趁那女妖格挡功夫,嗖一下,飞到了我手里,升入空中带着我逃离了这里。

    我睁眼去看,这才发现自己已离地数十米,这要是掉下去了,恐怕得被摔成肉泥吧。

    飞了一阵后,玄铁剑突然开始向下俯冲,而巨大的风力以及重力,使我根本握不住玄铁剑。

    “啊啊啊!”我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就当我觉得要去冥府报道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身后传来一股冰凉。

    “砰!”我重重摔在了地面上,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感。

    此刻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立马起身,果不其然,玄铁剑垫在了地面上,刚刚在空中也是它垫在了我的背后,这才使我没有摔成肉泥。

    “玄铁剑?”我试探着轻唤一声,下一秒,玄铁剑便飞到了我的手中。

    看见它没事,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可谁知,玄铁剑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王坤,你没事吧?伤怎么样了。”

    “我没事,放心吧。”听着玄铁剑的话,一股暖流逐渐涌上心头。

    就在我感动之余,玄铁剑接下来的一句话使我很想把它埋葬在此:“你为什么没有死?”

    说罢玄铁剑便嫌弃地从我手中飞了出去。

    而这时,我的胸膛竟缓缓冒出了一股烟雾。

    我低头去看,这才发现,烟雾冒出的地方竟然是刚才被那树妖攻击刺穿的地方。

    我脱下衣服用手指点了点伤口,只一刹那,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结痂。

    “这是……怎么回事?!”我紧皱着眉头,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而这时,一个声音从我体内传了出来:“小子,你是在作死吗?你死了,本魔也活不了。”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我恍然大悟,我怎么把体内的独孤陀忘了呢?!!

    “陀爷,多谢,我都忘了你了!”我尴尬地挠了挠头。

    可独孤陀只是冷哼一声说道:“连个绿色妖气的妖怪都打不过,真够丢人的,你还不如趁早把身体给我吧。”

    “哎呀!陀爷!我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我跟您比不了啊,那可是绿色妖气,我打不过很正常的!”

    “难道你就想和王宇辉那个废物一样,一直去杀黑色妖气的小妖怪吗?这样子,以后见到红色妖气,你岂不是会被吓得尿裤子?”独孤陀继续开启自己的毒舌,一石二鸟,嘲笑了我,还吐槽了阿辉。

    “哎呀,陀爷,你这可真是……言之有理啊!”我在脑中快速过了一遍,随后咬着后槽牙说出了这句话。

    “呵,坤小子,我睡了,你自己对付她吧。”说罢,独孤陀便在我体内没了声音。

    这下可让我慌了,陀爷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必须要让他帮我解决这树妖啊,要不然一会这树妖杀了,我又得纠缠一番了。

    “陀爷陀爷陀爷陀爷!!!”我放开嗓子大喊着,可体内的独孤陀还是没有回应。

    而这时,一阵沙沙声传来,随后我便看见我周围的枯叶被风吹了起来,随后它们缓缓汇成了一个人形。

    “少年郎,跑得挺快的啊?”噗一声,枯叶被弹开,妖女出现了在我的面前。

    “哎,你还追下来?”我半蹲身子捡起一片枯叶放在了手中。

    而那妖女见我此刻得瑟万分,神采奕奕,便眼色一沉开口问道:“你的伤好了?”

    “看不出来吗?哥刚才就没受伤,就是为了忽悠你,让你敢追下来!”我轻轻挥手,铮一声,玄铁剑便飞到了我手中。

    “有意思,看来,你比我想的还有趣啊!”妖女捂嘴笑道,清远的目光从玄铁剑移到了我身上。

    “还来这招??”我摇摇头轻哼一声道。

    随后转身一剑,便将身后准备突袭的藤蔓斩断。

    “哎呀,被发现了呢。”妖女抬手缓缓收回断枝。

    “你也就只有这种偷袭的本事了,刚才那……”

    “可是……接下来的,你该怎么应对呢?”妖女眉毛一弯,依旧笑盈盈快速打断了我的话,撅着唇一脸阴冷。

    随后,我的头顶便被一层阴影笼罩,一股“嘶嘶嘶”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

    “哎,对了,你刚才那个朋友去哪里了?”江虞骑在马上和阿辉齐头并近。

    “啊?你说他啊,他肯定是胆小躲起来了。”阿辉拉紧缰绳,轻吁一声,使马停了下来。

    “怎么了吗?”江虞也停了下来,并警惕地查看着周围。

    “等一下,我尿尿。”阿辉说罢便从马上一跃而下,跑到了不远处的一片灌木丛。

    “你你你!我还在这里!你怎么能如厕呢!”江虞慌张的扭过头去,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好像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一样。

    “这有啥啊,我其实一直有个疑惑,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时候,她不上厕所吗?”阿辉看着满天的繁星思考起了这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

    而江虞听后,只是轻叹一声:“谁会没事跟着她一起去如厕啊?!”

    “哎,你说的有点道理哈!”阿辉转过身来,茅塞顿开。

    “不要转过来!!”江虞捂着眼睛喊道。

    “不好意思,忘了你不是段懿圆。”阿辉抖了抖身子,而就在这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便提起裤子,上前查看。

    “卧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