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道长帮我捉个妖 > 旺财喝了百草枯

旺财喝了百草枯

    “看啥,追啊!要是让圆圆知道了,咱们三个,不对咱们四个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我拍了拍还处在懵逼状态的阿辉。

    “卧槽!”阿辉回想起了段懿圆平时的恐怖,不禁吓得咽了咽口水。

    随即我和阿辉便顺着旺财逃跑的方向追去,可转了一大圈,都没有见到旺财的身影。

    “呼……不跑了,坤坤,我……我快累死了!”阿辉摆烂般的瘫坐在地上。

    “不行啊,还没找到旺财呢,这家伙去哪了。”我四周张望,可却都没有发现旺财的身影。

    难道说?这家伙已经跑出学校,去给段懿圆通风报信去了?不可能啊,旺财的速度虽然快,但我和阿辉的速度也并不算慢啊,没理由逮不住它啊。

    就当我还处于疑惑之际的时候,在学校一旁的厕所里缓缓走出了旺财的身影。

    此刻旺财略显痛苦的蜷缩着身子,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露出咯咯打颤的牙齿。

    “你个小混蛋,终于找到你了!”阿辉走到旺财身边,将它单手提了起来。

    “有点不对劲,阿辉先把旺财放下来。”我看着旺财的模样紧皱眉头。

    阿辉也察觉出了一些不对劲,随即便心领会神地将旺财放了下来。

    而旺财此刻牙关紧咬着,从牙缝里挤出痛苦难当的呻吟声,整张脸都扭曲不堪。

    “旺财旺财,你怎么了?”我揉了揉旺财的肚子,这才发现,旺财原本唇红齿白的小帅狗,此刻却面色铁青,嘴唇泛黑。

    “我……我以毒攻毒了……好疼!”旺财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发抖的双腿在地上乱蹬乱踢。

    “以毒攻毒?”听到旺财的话后,我紧皱地眉头又加深了几分。

    旺财所说的以毒攻毒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不断思考了起来。

    随即,旺财缓缓开口说道:“我喝了那个叫……叫……”

    “叫什么啊?你快说!”阿辉急切地询问旺财。

    “叫……百草枯。”而此时旺财口中涌出了一股股黑色血沫,顺着下巴淌落胸前,随即旺财便应声倒地。

    “快快快,快打120!”阿辉朝我喊道,而他此刻正在地上给旺财做着心跳复苏。

    “卧槽!”我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不禁瞠目结舌。

    ……

    兽医院内,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病房里缓缓走了出来。

    “没事了,还好送来的及时。”医生摘下口罩对我们说道。

    “真的没事了吗?医生?!”阿辉从病房外的窗户朝里面望去。

    只看见,旺财此刻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盖的白被子,犹如出b时的大白之物。

    “没事了,放心吧,不过我很好奇一点,你们家的狗,怎么会喝百草枯?其他的狗狗闻到这个味道,都是避之而不及的,为什么它还会喝光?”医生充满疑惑的询问我们。

    而面对这个提问,我和阿辉尴尬地竟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过了一会,旺财缓缓醒了过来。

    “旺财醒了,坤坤!”阿辉兴奋地叫了叫正在削苹果的我。

    “这是……哪里……”旺财有气无力的开口询问。

    “这是,医院。”我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你不是给我削的吗?!”阿辉看向了我手中的苹果。

    “不好意思,忘了,你吃一口吧。”我将手中的苹果递给了阿辉,而阿辉丝毫没有嫌弃,随即便咔嗤一口咬了上去。

    “对了,旺财,你为什么要自杀?”阿辉口中嚼着苹果。

    “我这是……以毒攻毒…板蓝根有毒,那我就找个毒性更大的,来压制住它,看来……这个东西毒性还不够大,没能压住啊……”旺财略感遗憾的对我和阿辉说道。

    好家伙,百草枯毒性还不够大,那干脆下次p霜配农药喝吧,旺财真是个傻狗。

    ……

    第二天下午放学,我就接到了杨静的电话,他说他正在校门口等我们。

    放学铃一响,我便和阿辉以及宋晓婉整装待发。

    走出校门口,果然看见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此刻正引得周围同学以及路人围观,而跑车内坐的正是杨静,他见我们到来,便兴奋地从车里一翻而出。

    “静静你可真够拉风的。”我指了指杨静身后的法拉利跑车。

    “哎呀,组长你谦虚了,你还有三千万的房产,和一辆跑车呢!就别内涵我了!”杨静说的正是,我们当初帮赵东阳,解决了狐妖事件后,赵东阳给我们的报酬。

    而此时从校门内缓缓走出来了三个女生,她们脸上化着浓妆艳抹的妆容,活脱脱的小太妹啊!她们一出校门便将校服脱了,随即便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了起来,而看到杨静和他身边的跑车后便瞪大眼睛。朝我们缓缓走了过来。

    “帅哥?这车是你的啊?真帅!”三人中的长发小太妹摸了摸杨静的跑车。

    “还好,也就那样,组长咱们走吧。”杨静敷衍了小太妹几句话后,便拉开了车门。

    可谁知,那小太妹竟一屁股坐了上去,随即用一又娇又妖的声音对杨静挑逗道。

    “你要送我回家吗?好啊,刚好我家没有人。”说着,她便自顾自的系上了安全带。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正事要办,请你下来吧。”杨静十分客气的对车上的小太妹说道。

    可谁知,小太妹从自己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杨静。

    “这是我的qq,记得加我哦,全天在线!”小太妹朝我们挥了挥手,便和自己的姐妹缓缓消失在了校园外的那条走廊里。

    而杨静此刻手里紧紧攥着那条纸条,直勾勾盯着她们离开的身影。

    “要不然?看一眼?”阿辉上前戳了戳杨静。

    而杨静此刻也缓过了神,略显尴尬地笑了笑。

    “不了。”杨静将手中的纸条扔了。

    “现在还有个问题,咱们似乎坐不下。”杨静看着自己的跑车又看了看我们。

    而我听后,便心生一计,随后走到杨静的身边呢喃了一句。

    “老办法!”

    杨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便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隐身符和禁锢符。

    啪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符贴到了阿辉身上。

    “我*你们*又他妈来?!”阿辉看着逼近的我们缓缓后退。

    公路上,跑车极速飞驰,而我们三个坐在车内有说有笑,而阿辉……

    阿辉则和上次一样,又被禁锢在了车顶上。

    “阿辉,上次是冬天,现在是夏天,不冷了吧!”我探出车窗关心地询问阿辉。

    “滚,我*你*”阿辉愤愤不平地朝我文雅的说道。

    而我见阿辉又要对我进行文化输出,便缓缓升上了车窗。

    “听不见,听不见……”

    ……

    “好,灰灰,你就在东方面,我现在送坤坤和小婉去南和西。”杨静拍了拍阿辉的肩,而我随即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净化符递给了阿辉。

    “呵呵,滚。”阿辉接过符,脸上透着难以掩饰的麻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