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道长帮我捉个妖 > 第四章 三不收 我爱之妖

第四章 三不收 我爱之妖

    后来因为妖界和人界战乱不断,纷争不止,我和其他师兄弟也被勒令在山上专心学艺,不再下山处理事件。

    但是这一条,对于乾道来说毫无作用,他还是会偷着跑下山,去实施自己的想法以及计划。时不时会带张报纸回来给我看。

    而我看着报纸上,对于描写妖的各种词汇,心中不免泛起了一丝纠结。

    后来,我很少再去那座庙里,偶然去也只是坐在那里吹吹风,并不说话,性子不知怎得就变得沉闷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阿满不再出现在这座破庙了吧,妖界动荡,她作为八尾白狐,必定不能在和以前一样留在人界了。

    每日在山上修道习武,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而再次踏入那间破庙却已是五年后了。

    那天练功完成的早,我便下山走到了那座破庙里,可是天公不作美,在下山途中就下起了大雨,等我到破庙浑身已经湿漉漉。

    我拾了些柴火在寺庙内燃起了火堆,并将道袍挂在了火堆上的木架处,以此来烘干。

    我就这样坐在火堆旁,一直呆呆望着上山的路,我在期待。

    而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中。

    “真是的,你不如我初见时可爱了。”

    我闻声急忙转身,却并没有人,就当我以为是幻听的时候,一-转头阿满便出现在了我身边。

    只见阿满抿着嘴,笑吟吟的用木棍拨弄着火堆

    “阿满....”我颤抖着声音喊出了她的名字。

    那是我五年来日日期盼,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阿满。看着阿满那张熟悉的脸,我不禁红了眼眶。

    “我.....我想你了,小道士。”还未等我开口,阿满便笨嘴拙舌地对我说道,而我也注意到,她的脸此刻红得像山间熟透的野柿子。

    “我也是,阿满.....”我的脸也发起烧来,像有无数条小虫子不断爬着。

    “想我干嘛!”阿满立马别开脸。

    “阿满,这五年里,我想了很多...也会了很多,我想..”我缓缓将手搭在了阿满紧攥的拳上。

    “听说了,道盟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王乾玄。”阿满冷冷将手抽了回来。

    “你是人,我是妖,咱们本就是两立的。”阿满站起身看向了门外的瓢泼大雨。

    “我没杀过妖!”我有些着急喊道。

    “不是这个,小道士,过几天我再来看你。”话音刚落,阿满便消失在了雨夜里。

    而我只能坐在地上无力地反复捶着自己的脑袋。

    “笨死了,笨死了!!你怎么就这么胆小呢,就不敢说呢!”

    ………

    回到道观已经是后半夜了,因为太晚,前门早已经关闭,就我准备从后门溜进去的时候,轰隆一声,门便自己开了。

    从中缓缓走出了一个人影,由于天色太晚,我并不敢确定,直到他叫了声我的名字,我这才确定,原来是师傅啊!

    师父将我带到了他的屋内,而我一进去,则是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师父的桌子上放着各种肉食以及众多罐

    “师父,您这是?”我看着桌上的东西震惊开口道。

    “乾玄啊,你喝不喝酒啊?’”师傅从柜子里掏出了一个崭新的酒碗放在了我面前。

    ‘师父,我不喝,师父你也别喝了,这样是有违清规的。”

    “咕噜噜。”就在我说话间隙,师傅便又一坛美酒下肚。

    那天晚上师傅喝得烂醉,他重重拍着我的肩膀醉醺醺道:“修道的总说要太上忘情远离凡俗,方能证得无上大道,可这他娘的都是狗屁!”

    那日的师父神色破天荒有些严肃,沉声道:吾辈修道之人,只要怀着一颗向道之心,何愁不能求得大道?”正所谓:心在九天仙阙前,身在万丈红尘

    至于后半句,我压根没听清

    师父早已醉的神志不清,只听的零星几个模糊字眼。

    而过了几天后,掌教突然召集所有弟子,说是山下妖气大增,需要前去镇压。

    在去的路上,我的心中就有些不安,这不安不知从何而来,搅得我内心一团糟。

    等到了那个地方,我终于知道心中不安从何而来,所谓山下,就是我遇见阿满的那座破庙。

    而此时的阿满已经化作原型,张牙舞爪地守在破庙的门口。

    “大胆妖孽,还敢与我等抵抗。还不速速交出他们!”

    阿滿不说话,只是周身的风起得更凶了。而我看阿满的八条尾巴上皆被钉上了镇魂钉,眼中尽是愤怒。

    我缓缓走上前,对上了阿滿的眼睛,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阿滿的真身。

    看见我的一瞬间,阿满周身的风骤然减小,转眼间,阿滿便化成了人形,变成了我以往见到的样子。

    “你来啦。”阿滿好看的桃花眼周围全是泪痕。

    “我们妖怪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何就要被拿去性命...”阿满十分不解泪眼婆娑的看向我,泪珠子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师哥,小心不要上前!”

    “师哥,让我解决她!”我身后的一个师弟说着便抽出剑就要上前。

    “你敢?!”我转头怒视着他,而他也被我这一眼神吓的呆在了原地。

    而我丝毫不顾师兄们的阻拦,走上前。

    阿滿此刻撑在地.上,已没有任何力气反抗。

    “不过今日,若是被你取了性命,我也是值得了。”看着我拔出的剑,阿滿笑了一下。

    “当年遇到你还是那么小的孩子,一转眼都这么大了。”阿满说完后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我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收好看的妖,一不收好妖。”

    阿满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我缓缓转身,背着她面对众人:“三,不收我爱的妖!

    “放人。”我师傅淡淡笑了笑,便带着众多师兄弟退出了破庙。

    “多谢师傅....”.我跪在地上对师傅磕了三个头,便带着阿满消失在了破庙内。

    “回去知道该怎么说了吧?”师傅看着天上的星星询问众多弟子。

    “弟子明白,回去就说,乾玄师兄不敌强劲狐妖,被妖怪掳走了。”

    “聪明.....”.

    后来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了,也没人再说这个故事了,那一片也开满了一种红白相间的花,从远处看,简直好看极了。

    某偏远村庄里的一茅草屋内,一男子和一女子正在为今晚的大婚做准备。

    “把耳朵收回去!”男子轻声怒斥正在做饭的狐耳女子。

    “哼!”狐耳女子十分不情愿的收起了自己的耳朵。

    夜幕降临,吹了蜡烛后,狐耳女子轻声对男子说道。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只有八条尾巴

    吗,最后一条啊,要等嫁人出阁了以后才会长出来的,嘿嘿。”

    从那之后,这个村子里多了一口人家,家里的男子名叫王玖,女子名叫阿满,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她们的故事。

    直到阿满生产那天,那一夜,茅草屋内,数十个身穿道袍的人冲了进来,他们嘴里念着祛除妖孽斩妖除魔,将刚临盆的阿满持剑斩杀。

    等我回来的时候,只看见了阿满的九条断尾,以及熊熊燃起的一把火,那是烧尽我最后的希望之火,我将刚出生的默儿托付给了隔壁的大娘后,便戴上面具背上剑,往道盟所在处赶去。

    而后面所发生的事,在道家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公元一九六三年,有一神秘面具剑客手持三尺长剑,单枪匹马冲进道盟各家屠杀众多道家弟子,且被杀之人皆是九根手指被砍断,但最后被王家家主,王念清老先生一剑击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