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红楼潜龙 > 第十一章:急奏

第十一章:急奏

    贾璟还有很多事要做,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贾敬死金丹后贾家所作第一件事是上奏折,贾敬虽然现在是白身,但到底是宁国贾家曾经的袭爵人,而且宁国府这样的顶级勋贵家里死人这样的大事总是要上奏的。

    贾璟摇摇头道:“珍大哥的书房呢?领我过去。”赖升早听说贾璟来了的消息这个时候正候在外面听到贾璟叫人便赶紧进来行礼道:“二爷,请您跟我来。”

    贾璟如今自然认得此人便是宁国府大管家赖升,赖家原是贾家的家生子,赖家老嬷嬷是曾经伺候过贾母的老人了。

    这样的人就是贾宝玉和三春这样的公子小姐们也得敬着,如此一来赖家在荣宁二府自然是“权势滔天”“呼风唤雨”,用红楼里的话说是但凡主子有的他们竟也要得三分去,这话其实说的偏了,因为他们怕是得七分去!

    赖升在宁府做大管家,他哥哥赖大在荣府做大管家,如此权势自然就大了,竟到了贾族子弟贾芹也得跪着求他,宁国嫡派玄孙贾蔷也得叫他一声赖爷爷!

    奴才做到这种地步也是没谁了……

    赖家就是趴在贾家身上吸血的害虫!后来赖家更是修了一座比大观园都不差的园子!

    赖家在荣宁二府做着奴才回到了家里逛着园子还有丫鬟奴才伺候着,赖大之子赖尚荣更是脱了贱籍成了“也是由丫鬟老婆奶妈凤凰似的养着的公子哥”了!到后来贾家还给他运作着补了一个县官的实缺!

    连赖老嬷嬷都说“你看那正根正苗的忍饥挨饿的要多少?你一个奴才秧子却得了”,简直是荒唐透顶!

    从此也可看出贾家如今竟无一人通驭下之术,奴才就是奴才伺候好主子才是正业,花费资源花费人情用来培养的那叫门生!

    赖家要么赶出府去当做门生培养,要么就正经的做奴才伺候好主子,岂有一边还做着奴才,一边还让主子往他身上砸资源砸香火人情的?

    一個是予取予夺只能奉献的,一个是先下本培养后面成熟了收获的,岂能混为一谈?

    不过贾璟如今并没有这个心思和实力来整治他们只得虚与委蛇道:“有劳赖总管了。”

    赖升也是会做人的,做到他这个地步的奴才岂会做错事?于是点头哈腰的笑道:“二爷折煞小的了,您要是怜惜小的,叫一句好奴才便是夸赞了,那里敢当的上总管的名号?”

    贾璟笑道:“赖总管是在老祖宗面前都挂的上号的,岂能如此作践?”赖升笑道:“都是主子抬举,小的不敢轻狂了。”贾璟笑笑不再说话,赖升被噎在这儿也悻悻的闭口不言。

    没一会儿走到贾珍书房前贾璟开口道:“劳烦赖总管去吩咐人备下快马,府上的丧事也可以准备起来了,等我大哥醒后就给他洗漱更衣。”

    赖升应下了,贾璟眉头微皱道:“蓉哥儿回来了没有?”赖升尴尬道:“派去找的人回来报信儿说还没找到……”

    贾璟眉头皱的更深:“去看看贾蔷在不在,贾蔷若在就问他贾蓉他们往常在哪里顽?若不在就去族里常跟贾蓉贾蔷厮混的那帮人去问问,混账东西!不知所谓!”

    赖升有些奇怪贾璟怎么会知道贾蔷,但一看贾璟生气了便赶紧低下头应了一声下去了,头上早已冷汗涔涔。

    赖升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下暗道:“天爷,怪道人家常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璟二爷虽然年纪尚小且长于外面,但这大家公子的派头一点儿不少,刚才这威风竟把老爷都给压了下去!难怪人家是天生的主子呢……”赖升心下感慨万千,心里更是对贾璟生出一股敬畏重视。

    这边贾璟找到了贾珍的三等将军印,也不坐在椅子上……他怕贾珍喜欢玩什么办公室play的调调……

    于是就站在那行云流水的写了一封奏折,盖上贾珍的大印封好后揣进怀里,那边一个丫鬟进来说赖升已经备好了快马,贾璟便在那丫鬟“吃人”一样的目光下大踏步的往外走去。

    上了马之后让两个贾家奴仆开道便打马向皇城跑去,路上有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巡夜贾家奴仆便打出宁国府的旗号,也没人敢拦,于是很快便赶到了皇城脚下。

    到了这儿贾家的奴仆说什么也不肯走了,贾璟便自己上前,城门守将见有人骑马而来早早便开始戒备,大声呵斥道:“何人擅闯宫闱?活的不耐烦了吗?”

    贾璟抱拳道:“在下宁国公正派嫡孙贾璟!奉兄命有急折上奏!是遗折!”

    城门将原本还要斥骂,但一听贾璟是宁国公的孙子,还要上遗折,便不敢说话了,于是扭头对士兵吩咐了两句,转头对贾璟道:“公子请稍候!宫城早已落钥,任何人无旨不得擅闯,本将亦不能开门,只能坠筐而下,公子乘筐上来本将再命人将遗折送入宫中,待陛下定夺!”

    贾璟抱拳道:“有劳了!”城门将摆手示意士兵放下筐,贾璟乘筐而上,只见城门将竟是个面容英武的小将,那小将也同样打量着贾璟抱拳道:“不知是贾家哪位世兄当面?”

    贾璟也回礼道:“家父宁国府袭二等将军贾公讳敬,在下贾璟自幼随父亲出家,不知世兄是?”那小将笑道:“原来是世兄当面,在下宣宁侯嫡孙林烽,你我乃是世交老亲!”

    这宣宁侯府原是开国功臣一脉硕果仅存的几家侯府,宣宁侯不比寻常勋贵过了两三代便子弟无能顽劣落魄了,他家家风极正子弟十分上进,如今竟得以二三代仍袭侯爵,这也就是贾家祖上积德,荣宁二公余荫仍在,不然根本就够不上人家宣宁侯府的边儿。

    刚才贾璟若不是第一句先怼上自己是宁国嫡孙的话,林烽根本不会听他咧咧什么,深夜骑马冲撞宫闱,若不是荣宁二府若不是遗折,你全家九族有几颗脑袋够砍的?

    贾璟闻言也是惊喜非常道:“璟自幼随家父出家,竟不认得世交亲朋,怠慢了世兄。”

    林烽笑道:“无妨,往后认识了常往来便是,不知这遗折……是府上何人仙逝?”贾璟闻言悲戚道:“正是家父。”林烽自道失言劝慰了贾璟两句便命人速速将奏折送入宫中。

    ……

    夜深了,窗外似乎已经有了虫鸣声,戴权要打发人去将那些鸣虫捉住或赶走,却被永熙帝拦住了,是的,虽然已经接近子时了,但永熙帝还没睡……

    自他登基以来每日必要处理奏折到子时末才睡,而百官上朝的时间是卯时,也就是说,永熙帝一天只睡两个时辰……

    永熙帝登基十数年,勤政节俭,他自己也就算了,连带着臣子们也得跟着他遭罪……洪治年间政治宽松大家也稍微放松点儿五日一朝,赶到了永熙朝臣子们的末日也到了,竟改成了一日一朝!

    天可怜见!不是每一个官员都住在皇城根儿下的!卯时上朝也就是说,官员们丑时就得起来穿越大半个京城赶到午门外,在刺骨的寒风中等到卯时才能进去,就这,一般官员还去不了,得是四品以上的官儿……

    大家伙儿啥时候遭过这罪啊?也就元武朝始设早朝的时候是一日一朝,不过永熙帝毕竟不是太祖皇帝,不好逼这些官儿逼得太狠。

    太祖皇帝才是真的狠,他是真下死手,一日一朝啥的都算小事儿了,凡是在京的官员不管几品都得上朝,而且,没有节假日!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年假放三天和婚丧嫁娶可以请假之外,全年无休!

    太祖皇帝才是真的把那帮官员玩的欲仙欲死还一点脾气都没有……

    永熙帝不行,所以他只能自己勤政一点了,永熙帝听着宫殿外的鸣虫声似乎静了一静,永熙帝抬起头瞥了一眼轻手轻脚走进来的戴权:“怎么了?”

    戴权将手中捧着的奏折递到永熙帝眼前道:“回陛下,是急奏。”永熙帝一惊抬起头来,戴权忙解释道:“是贾家上来的遗折。”

    这下永熙帝更是慌张了,他以为是林如海没了,打开一目三行的看完才面色古怪的道:“贾敬没了?”

    戴权回道:“是,主子,贾敬于今夜暴毙。”永熙帝先是瞪了他一眼,戴权知道是自己之前话没说清楚让永熙帝误会了,于是赔笑道:“说来有趣,这是贾敬的二儿子贾璟连夜赶回宁府写了奏折送来的。”

    永熙帝疑惑道:“贾璟?他是何人?”戴权道:“此子乃是贾敬之子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之弟,亦是宁国公嫡孙,自小随贾敬于城外玄真观修行,如今岁数稍长才回了贾家。”

    永熙帝冷笑道:“昏庸无能,竟拖累贾家子孙一同去修劳什子的道!”戴权不敢接话,因为这是永熙帝暗戳戳的嘲讽南安宫的那位,永熙帝可以说,戴权可不敢接茬。

    永熙帝看了戴权一眼道:“贾敬如何暴毙了?”戴权将今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永熙帝双眼一亮道:“这个贾璟多大了?”戴权道:“估摸着,虽身材高量,但应该只有七八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