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温养 > 第183章 第183章

第183章 第183章

    津步洲看出鹿薇不想继续聊这些,拿上睡衣去浴室。

    他站在热雾里,水流从上洒下,他闭着眼睛仰头,将泡沫冲洗干净。

    忽然,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从后抱住他,细腻嫩滑的身体帖住他的后背。

    津步洲关掉水流,拉扯那只纤细的手腕。鹿薇站在后面不肯过去,只管紧紧抱着他。

    「怎么了?」津步洲侧头看着她,此时她的身上未着一物,在灯光下雪白的晃眼。

    「想你了。」鹿薇很小声,也很羞涩。

    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她抬头问津步洲,「你会不会不喜欢我太主动?」

    津步洲喜欢掌控***,任何事都是。

    「不会。」津步洲转过来,大手捧着她湿润的脸颊,「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

    他低头吻住那双粉嫩的唇,鹿薇踮起脚挂在他身上,温柔回应。

    她心情不好,同时也附带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所以她说她想津步洲了,这是事实,不是哄骗男人的好听话。

    鹿薇这晚从津步洲夺取了主控权,她没有花样和技巧,心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津步洲也很有耐心,教她,告诉她怎么做更好,配合得天衣无缝。

    早上,鹿薇比津步洲先醒。

    晨光透过纱帘,淡淡笼罩在他们身上,她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躺在身边,手指轻轻抚过他浓密的眉。

    难得有这样的时光,她真希望,今后的每一天都能这样。

    津步洲的生物钟很有规律,当他睁开眼的时候,鹿薇已经洗漱出来,正在护肤。

    「这么早。」

    他坐起来,缓缓神。

    鹿薇说:「今天要开早会,以后每周一,我都要比平时早起一小时。」

    「嗯。」津步洲从床上下来,看着她,「一会儿送你?」

    鹿薇看着镜子里的人,笑了笑:「好啊。」

    于是,津步洲进了卫生间洗漱,出来时,房间里没见到鹿薇,通往书房的门开着。他走过去看到鹿薇站在阳台,拿着洒水壶在浇花。

    早晨的天气不错,东边的阳光十分耀眼,斜斜照在鹿薇白色的裙子,覆上一层金黄。

    一件外套盖在她身上,津步洲说:「小心感冒。」

    鹿薇把外套穿好,蹲下来看那盆吊兰新抽的嫩芽:「已经是春天了,好希望温暖快点儿到来,想看它郁郁葱葱的样子。」

    津步洲嫌弃:「吊兰最会长了,到时候生的满阳台都是。」

    鹿薇不高兴了:「这样不好吗,这说明我养得好。」

    津步洲接过她手里的洒水壶:「这东西装了水,分量不轻,我还不是怕你累。」

    只这么一小会儿功夫,他就看见鹿薇的手掌心被洒水壶勒出一道红印子,心疼的搓了搓。

    鹿薇说:「那以后浇花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津步洲眉梢一挑,他讨厌被安排,每次津正安排他做事的时候,他都不太愿意,因为他知道,那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只不过是把烂摊子交给他。久而久之,他排斥这种感觉,若是从前鹿薇提出这种要求,他肯定跟她耍黑脸。

    但是现在,他竟然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还挺乐意。

    他拿起洒水壶把阳台上的绿植都浇了一遍,鹿薇则趴在栏杆上,微笑望着花园的风景。

    浇完水,津步洲搂过鹿薇的腰,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惹的鹿薇笑起来,之后他低头亲吻她的唇。

    走廊,金露想要去找津步洲,被佣人拦在外面。

    她紧紧攥住双手,心里不高兴,也在这时,手机响起来。

    看到来电,她

    走到没人的角落接听,通完话后把记录删除。

    再回来的时候,佣人进卧室打扫,里面已经没人,说津步洲已经下楼。

    于是,金露又赶到楼下,津步洲和鹿薇在餐厅里。

    鹿薇看到她,叫她:「表姐,你也这么早起来啦。」

    金露勉强拉了个笑:「嗯。」

    她坐在位子上,扫了眼桌上的东西。

    都是些很简单的吃食,但很明显是按照鹿薇的口味的来的。

    她没说什么,默默喝着粥,这时鹿薇跟她说:「表姐,我一会儿要去上班,你是在家还是跟我过去?你要是和我一起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地方休息。」

    金露想了想说:「我身体还没恢复,就不往外面跑了。」

    鹿薇点点头:「好。」

    鹿薇看着时间,快速吃完早饭,就拿起包要走了。

    津步洲也放下碗,跟着她一道出了门。

    金露目送两人,等他们的车开走后,她抬步上楼。

    佣人在后面问:「金小姐,剩下的不吃了吗?」

    金露没有回答,一声不吭的上了楼。……

    车上,鹿薇轻轻叹了口气,心思有点重。

    就在刚刚,有佣人告诉他们,金露曾想靠近三楼。

    津步洲允许金露在南山公馆走动,但在金露搬进来之初,管家就叮嘱过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可金露偏偏装傻,第一天就破了规矩。

    如今金露还有别的目的,那么就只有津氏了。

    说来也凑巧,津正刚把津氏交给津步洲暂管,金露就硬闯南山公馆。

    这时津步洲的手机响了,鹿薇转头看着他,盯着他脸上的神色。

    在跟电话那头的人沟通时,他脸色丝毫未变,这就让人分不清来的消息是好是坏。

    鹿薇迫不及待想知道答应,等他一挂电话便问:「是南城那边打来的吗?」

    津步洲点点头,说:「你舅舅的公司的确遇到点麻烦,但都是寻常的小问题。」

    鹿薇:「也就是说,金氏一切正常,表姐也不可能受人所控。那她……就是单纯想追你?」

    津步洲揉揉她的头发,笑:「线索断了,就等下一个线索。我把沈临留在公馆,如果金露有什么异常举动,我会第一时间知道。你也不用想太多,安心去跳舞,我在休息室等你一起吃午饭。」

    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鹿薇乖乖点头,车子送她到小秋台大门,她先上去了。

    津步洲刚到地下车库,就接到沈临的电话。他脸色一沉,让司机回南山公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