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庶子崛起 > 第5章 古人的见识

第5章 古人的见识

    “陈主簿,提醒的对,今天老夫就不留二位了,若是他想开仓放粮,你二人一定要阻止。”

    刘老爷说完,杨县丞和陈主簿分别起身告辞。

    临出门的时候,刘老爷还不忘再次郑重提醒:“二位,这关系到我等的身家性命,万不可马虎。”

    “刘老爷放心,就算有个万一,他也会被山匪所杀。”

    杨县丞给刘老爷做出保证。

    “好,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莫要走这一步,毕竟他是邢国公的儿子,处理起来,要麻烦一些。”

    刘老爷提醒了一句,再次返回书房。

    杨县丞和陈主簿离开陈府,暗骂刘老爷站着说话不腰疼。

    都死两人了,难道还不是万不得已?

    “陈兄,你真的认为,没有上面批准,李兴那小子敢开仓放粮?”

    杨县丞虽然最后表了态,但是还是不明白,陈主簿为何提开仓放粮。

    在他看来,只要是脑子没病,就不会如此做,毕竟朝廷可是明令,边疆重镇,官仓粮食没有布政使司下发的文书,私自开仓,那就是死罪。

    “杨大人,李县令目无王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开仓放粮算什么?以救灾的名义,私自买卖官粮,和山匪交易,最终被山匪所害也不是不可能。”

    陈主簿说完,杨县丞明显一愣。

    不过很快反应过来。

    “哈哈,陈主簿说的有理,我等各自回去,安排人手,见机行事。”

    ……

    退堂之后,李兴没有马上去理会那些关起来的秀才,而是亲自审讯那个刘老五。

    在监狱审讯室更是动用了大刑,结果大失所望。

    刘老五哪怕被打的半死,还是一口咬定粮食是被山匪抢走了。

    大刑之下如此说,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就是这个刘老五是条汉子,另一种可能,就是他说的是真的,确切的说,是他看到的就是这些。

    从现在刘老五,鼻涕眼泪,屎尿一起的样子看,他很显然并不是条汉子。

    那只有第二种可能。

    “找个郎中,给他把伤治治。”

    李兴吩咐了一句,带着狗儿和衙役离开牢房。

    刚到县衙门口,只看到了杨祐杨秀才,却未曾看到其他村民。

    李兴刚想询问,杨祐已经快步走了过来,率先开口:“大人,乡亲们已经被学生劝说回家,只是学生有些事情,想和大人单独谈谈,不知可否?”

    “当然没问题。”

    李兴笑着答应,然后对身后的衙役道:“你们不用跟着本官了,去忙吧!”

    衙役们离去,李兴带着杨祐前往三堂。

    狗儿和以往一样,守在门外。

    分宾主落座之后,杨祐见这里只有他们二人,这才松口气。

    再次起身,先是对李兴行了一个书生礼,这才开口:“学生冒昧,请问大人,对杨老三的审讯结果如何?”

    李兴虽不知杨祐为何如此问,但还是如实告诉了他结果。

    听完之后,杨祐忽然冒出一句:“果然如此。”

    “杨秀才,何意?”

    李兴追问,杨秀才犹豫了一下,再次对着李兴行礼。

    “学生斗胆猜测,那个杨老四看到的一切是真的,但是所说的事实并不是事实。”

    李兴听了,心说,你小子在说绕口令吗?

    不过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他其实也有此猜测。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阴谋,针对县衙和卧牛山的阴谋?”

    “或许只是针对大人的。”

    杨祐有些话其实不想说的,但是知道了李兴真正的背景之后,他觉得自己可以赌一把。

    让李兴看到他的能力,得到认可,施展心中抱负。

    “此话怎讲?”

    李兴想到了这些人会对付他,但是没有想到,通过这件事情也可以。

    “大人,县尉乃是朝廷任命的九品官员,被山匪所杀,若不派兵剿灭,朝廷威严何在?所以不日大人将会接到配合边军剿匪命令。”

    “边军剿匪,所需军需粮草都需地方提供,灵武两年大旱,百姓根本无力承担。”

    “强行征缴,大人不但声望尽失,若再引起民变,哪怕您贵为国公之子,恐怕也难全身而退。”

    杨祐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推断。

    李兴却被惊出一身冷汗。

    若真是如此,他的不是被发配充军,就是小命不保。

    李兴赶紧起身,整了整衣衫,对着杨祐作揖行礼:“我当如何做?请杨先生教我。”

    杨祐赶紧扶起李兴:“大人,不必如此,学生也是不忍百姓再遭劫难。”

    “杨先生,请坐下说。”

    李兴招呼杨祐坐下,杨祐谢过,这才继续道:“大人,我们要尽快确定,赵县尉的死和山匪无关,保全朝廷脸面,朝廷就会暂缓剿匪。”

    “可行?”

    李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剿匪与否如此儿戏?

    杨祐认真的点点头:“可行,因为州府官员都知道,山匪是剿不完的,尤其是卧牛山这种实力强横,官军剿了几次都没有成果,还损失惨重,没有州府愿意招惹。”

    “他们缺的无非就是一个搪塞朝廷的理由。”

    听了这话,李兴心中不由感慨,还是古代人了解古代人。

    他虽混迹古代八年,但对有些事情的看法,还是现代人思维,忽略了古代的落后。

    所以他充分认识到,一个古人,还是有见识的古人,留在身边的好处。

    李兴再次起身,对着杨祐再次作揖行礼:“杨先生见识非凡,本官冒昧,不知可否邀先生,做我的刑名师爷?”

    李兴如此说,一来是对杨祐的尊重,二来是在大夏,刑名师爷并不是官,而是吏。

    所以要是对有抱负,清高的秀才,提出如此邀请,会被人误会为羞辱。

    “能追随大人,乃是学生荣幸。”

    杨祐本就是如此心思,李兴提出要求,他自然欣然答应。

    “好,哈哈,来到灵武,能遇到先生,是我这些日子以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今天你一定要和本官,好好喝几杯。”

    李兴一把抓住杨祐的胳膊,大笑着说道。

    “能遇到大人这等为民之官,也是学生最开心的事情,按理说应该陪大人一醉方休,可案情要紧,免得生出变故。”

    杨祐其实也知道这么做,有点扫李兴的面子。

    可是,他却不得不如此做,他心中急,真出了变故,遭殃的还是老百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