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莽撞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的太太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的太太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爆料者更是拿捏了在场不少人的好奇心。

    孟烟打量着周围人的目光,嘲讽,戏谑,看戏……

    「顾小姐,」季琛将她往怀中一拉,挡住了她的视线,随即直接叫出了那人的名字,声音发冷,「人,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他一字一句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我找到你之前,走到这里,否则……」

    季琛镜片下的眸光沉了沉,却并未将话进行下去。

    但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季家的手段,都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吸一下,生怕被疯女人连累到自己。

    会所的负责人更是全部出动,可意外的是,后台压根就已经没人了。

    季琛担心她动怒影响身体,捏了捏她的手,轻声说道:「有我在,没事。」

    说罢,他松开了孟烟的手。

    孟烟一愣,忙着急再次抓住他的衣袖,生怕他就会这么离开自己,也……害怕视频里的东西都是真的。

    因为她并不知道,失忆前的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烟烟。」

    季琛叫了一声,轻轻摇头示意她松手。随后,缓慢掰开了孟烟手指,这一刻,孟烟的心掉落深渊之中,只得无助看着季琛朝前走去。

    她不知道,季琛的态度。

    甚至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伪。

    但她明白,无论这件事是真是假,都已经让她的名声沾上了墨,再也洗不干净了。

    季琛走到宴会厅正中间的位置,乜着眼将来众都扫了一圈,声音不咸不淡,只道:「我知道大家很好奇刚才那段视频,但是真是假,我相信众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了。」

    他顿了顿,「我的太太因为这件事受到了惊吓,所以,这件事我会彻查到底,以免被有心之人利用,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季琛把话放得很轻,但这圈子里又有哪个是吃白饭的?

    早就把他话里的意思琢磨了个明白。

    无非是,这视频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孟烟就是无二的季太太,若是他们出去敢乱说,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就别怪他不顾及商业情分了。

    大家连声点头,纷纷扬声聊起了别的,本来看戏的人都很默契,像是集体失忆了般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孟烟心里明白,这些人的态度取决于季琛的态度。

    因为季琛重视她,所以不管闹出多大的事情,这些人也不会,或者说不敢让她有丝毫的难堪。

    想到这,孟烟敛眸笑笑,忽然觉得心安。

    再抬起头时,恰好和那边的季琛对视,三秒之后,她主动扬起一个笑来,用口型说了句:「谢谢。」

    ——谢谢你信任我。

    季琛看懂了她的口型,朝她微微点头示意,这才收回视线。

    这边,蒋总急得满头是汗,此刻才终于敢上前,搓着手心慌地说道:「季总,我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季琛语气平稳:「我太太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只怕蒋总的交代没那么容易敷衍,当初你做的那些事情我本不想多管闲事,如今看来,蒋总怕是管不好自己的人。」

    蒋总吓得双手都在颤抖,也清楚这件事季琛是打算追究到底了,恐怕顾清和是留不得了。

    正说话间,顾清和被安保人员在二楼的杂物间找到,压着带了过来。

    孟烟看她浑身狼狈,有些不明白,她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能让这个女人不顾一切也要来当众给她难堪?.

    众人哗然,没想到人居然会是顾清和,当年顾清和从国外回来,风头正盛,一时间不少人对这位

    才女都颇为看好。

    尤其是季琛对这位的态度确实不太一般。

    「阿琛,阿琛我当年都是因为你啊,难道你真的不在意了吗?你说过去会娶我的。」顾清和红着眼,哭着嘶喊了起来,「阿琛,孟烟就是这样的女人,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她!」

    「顾小姐,东西哪来的?」季琛淡声。

    顾清和不说话,看着他痴痴地笑了许久,甩开了那些压制的保安,朝他走上前几步。

    几个保安届时都惶恐伸手要拦,却被季琛眼神制止。

    顾清和只走了几步就不动了,笑着笑着也突然没了力气,「自然是从蒋总那里得到的。」

    「你这个***,胡说八道什么!」蒋总神色骤变,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上前猛地给了她一巴掌打断话语,也不顾她狼狈摔在地上,转身一个劲地对着季琛解释,「……季总,这件事我真的不清楚,和我没关系的。」

    季琛沉默不语。

    「季总,这件事绝不是我安排的,这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顾清和索性破罐破摔:「蒋子龙,你可真让人恶心,是谁得到这些东西看到里面的人就立刻想好了怎么去换取最大了利益?你还得谢谢我,我只不过是帮了你而已!」

    「你给我闭嘴,这哪轮得到你来说话!」蒋子龙避重就轻,满口否认,「这东西是有人送过来的,我不知道是谁,季总您相信我……」

    季琛看都没看他一眼,低着头看趴在地上的狼狈女人,问道:「顾小姐,当年的事情,你真的觉得自己设计得天衣无缝?」

    这说来倒也是个巧合,因为许如衫一直对顾清和的病情十分上心,而宁婉婉这个护着孟烟的人,更是不可能让人抢走季琛。

    这一来二去,还真让他的手下查到了一些事情。

    比如当年那三个人留下的东西,虽然他们出狱后死于意外,可留下的东西却被人忽视了。

    其中一人有精神病,一直和寡母生活在一起,可在那件事后,寡母一个人从未工作却依旧活得很滋润。

    就是这笔钱,让季琛查询到了线索。

    当年那件事,原来是顾清和自导自演出来的,甚至装病装疯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得到他的愧疚,从而得到更多的东西。

    季琛用极近怜悯的语气,沉声问她:「顾小姐,值得吗?」

    顾清和身形都抖了三抖。

    他总是这样,高高在上,一尘不染,有着蔑视一切的权利。

    而他们之间,明明只差一步。

    只差一步,她就能成为这个拥有着至高无上权利男人唯一的太太。

    「***!都是因为你!」

    忽地,她发狠一般将视线对准了孟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