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我在异界当神壕 > 正文 正文_第12章 凤凰传奇的歌迷

正文 正文_第12章 凤凰传奇的歌迷

    瞥了一眼角落的少女,王尘有些奇怪。

    明明昨天还能点头问候,互相之间尬聊几句,怎么今天这少女看到他就跟看到杀父仇人一样,好好跟她道一句“早上好”没回应不说,还反被一记杀人的眼神瞪了回来?我没惹到她吧?

    咕辘辘。

    龙马车辇继续上路。

    此时已经在中城区,再过一道城关,便到了下城区,也就是说差不多再小半日的路程,王尘便能到家了。

    车厢内,气氛有些诡异。

    还有小半日的路程呢,这么僵着也不是事,终于,还是王尘自己受不了这诡异的氛围,主动开口道:“那什么,吃不吃蜜饯,甜的。”

    说着,手上的蜜饯盒递过去。

    然而江舞月动都没动,靠在墙边侧着脑袋,眼睛透过窗子看向窗外景物。至于王尘以及他手上的蜜饯盒,则被她华丽丽无视,当成一团空气。

    “呃……咳,不喜欢吃甜的啊,吃点水果吧,早上吃水果,对身体好。”

    换了个果盘,王尘丝毫不尴尬地继续向少女搭讪道。

    然而角落的少女还是没动,依旧在看窗外,无视了王尘的殷勤问候。

    “我靠,这是冷暴力啊。”

    讨了个没趣,王尘没再继续,收回果盘,讪讪坐回原位。

    “我哪里得罪她了么?不能啊,昨天吃完饭后我就回自己房间睡下,见都没见过这女人,怎么会得罪她?难道是昨天白天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也不能啊,明明昨天还是能聊几句的。”

    坐在那里想了半天,王尘也没想出来自己到底是如何开罪了这小妞的。

    脑海里,系统翻了个白眼,却没发声。

    “女人呐,翻脸真是比翻书快。原本想着长途漫漫,无事可做,有个能喘气的聊聊天,解解闷也是好的,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

    冷暴力?呵,你尽管无视我,当我不存在,怕你这个我都不叫王乐观!

    不跟我说话,老子自己玩!我大乐观家族还没亡呢!

    无聊能干什么?唱歌呗!

    很快,王尘便自娱自乐地哼起了歌来:“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又在敲打我窗……”

    “是谁~还在敲打我窗……”

    “是谁~不停敲打我窗……”

    “噗。”

    角落里,突然响起一道忍俊不禁的噗呲声,但很快收敛。

    王尘停止歌声,瞥过去一眼,却见江舞月赶紧正襟危坐,绷着一张俏脸,眼观鼻,鼻观心,好像刚才发出声音的人不是她一样。

    呵。

    王尘瞥向这边,内心冷笑。就这点道行,还给我装高冷?

    角落里,江舞月却是以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什么破歌,狗屁不通。”。

    谁在敲打我窗,又在敲打我窗,还在敲打我窗,不停敲打我窗……你是被敲打成了智障吧!

    本来开始还觉得曲调柔美,有些期待。结果一听下去……真是白瞎了这优美的曲调!

    心中腹诽,猛然间像是意识到什么,江舞月突然一怔:“等下!敲打我窗?!”

    昨晚,我不正是从窗户潜行入室的?

    江舞月浑身一个激灵,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这小子知道,他早就知道!昨晚他压根没睡,那个喷嚏,肯定是他故意的,他在耍我!”

    昨晚发生的一切,犹如梦魇。江大小姐出手,什么时候失过手?

    然而昨晚,她败得很彻底,非常彻底。如果不是她反应快,处理得当,为了以防万一身上还带着止泻的解药,昨晚她就栽大了。

    特效巴豆粉这种强力泻药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江舞月可是吸进去了一脸,如果药力真的发作,绝对能让她拉稀拉得欲仙欲死。

    巧合吗?也只能当作是巧合了。

    因为王尘是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凡人,区区凡人,怎么能让她江大小姐栽跟头。

    昨晚的一切,只能用巧合来解释。这也是为什么以江大小姐的脾气没有当场发作,不仅因为做贼心虚,更是有些技不如人,有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的意思。

    然而现在一想……巧合?

    早不打喷嚏,晚不打喷嚏,偏偏等她把药包打开,并且深吸一口气,准备将特效巴豆粉吹过去的前一秒打喷嚏……巧合能巧成这样?

    越想越觉得可疑,再加上王尘此时似乎有将昨晚发生的事编成小曲当面嘲讽的意思,此刻,江舞月有些出离地愤怒了,当下便要暴起!

    王尘毫不自知危险临来,见唱歌有效,让对面的小妞产生了情绪波动,他嘿嘿一笑,换首歌,又唱了起来: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摘下星星送给你,拽下月亮送给你,让太阳每天为你升起~”

    突如其来的欢乐调子,让即将暴走的江舞月猛然一滞:什么鬼?刚不是还在唱歌嘲讽我,怎么突然换了?这是在……讨好求饶?

    那里。

    “变成蜡烛燃烧自己,只为照亮你~hey!”

    “把我一切都献给你,只要你欢喜~ho!”

    哈?似乎真的在求饶?哈,果然是没骨气的家伙,不过怎么感觉还蛮带感的?

    江舞月脸上的表情渐渐有些变了。

    王尘那里还在继续:

    “你让我每个明天都变得有意义~hey!”

    “生命虽短爱你永远不离不弃!”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完整的歌曲节奏一出来,江舞月彻底沦陷,马上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王尘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小呀小苹果”,无限循环了一次又一次之后,刚刚还恨不得把王尘吊起来锤的江舞月直接沦陷,沉浸在‘小苹果’的节奏中不能自拔。

    到最后,她的身体都跟着节奏动了起来,小脑袋一点一点地,一边点头一边哼哼,整个人似乎都‘小苹果’了……

    见状,王尘乐了。

    冷暴力是吧,小样,就你这点道行还跟我玩冷暴力,一首《小苹果》直接让你神志不清,毫无招架之力,还跟我玩冷暴力!

    “咳,我说那谁……”

    王尘出声,以胜利者的姿态开口,有些得意。

    然而江舞月直接将他打断:“你刚刚唱的什么,歌么?我从来没听过,怪怪的,但……还算可以。”

    “可以”在江舞月的字典里就是很好。以江大小姐的脾气秉性,能让她说出“可以”二字已经很不容易了。

    王尘却是促狭:“仅仅只是可以?”

    老妹,刚刚你可是整个人都快‘小苹果’了啊,这么投入,这么沉醉,还只是‘可以’?可以,够傲娇。

    江舞月俏脸一红,嗔怒道:“得意什么!本姑娘说可以就是可以,你不服?”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王尘嘿嘿笑着,也没争辩。

    “所以呢,这首歌叫什么。”江舞月又问道。

    “小苹果。”

    “小苹果?还有取这种歌名的……”

    点了一下头,江舞月自语了一句,随后再度陷入沉默。

    就在王尘以为这丫头又要变成哑巴的时候,江舞月突然抬起头,目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瞟向王尘,“前面那首歌呢,就是不停敲打我窗的那个,叫什么?!”

    “那个……”王尘有些犹豫,“被遗忘的时光?”

    之所以不确定,因为这是岳云鹏唱的。在听他唱过之后,王尘基本上已经快忘了原版怎么唱了……

    “还真有歌名?”江舞月一怔,“不是你编来当面嘲讽我的?”

    王尘这会也是一愣,“嘲讽你?我嘲讽你干嘛?”

    二人对视。良久,江舞月才收回目光,“信你一回。但如果让本小姐发现你骗我的话……哼哼。”

    “哈?”

    王尘一脸莫名其妙。这什么跟什么,我不过是看旅途无聊想找个人一起打发时间而已,难道还摊上什么事了吗?

    “别傻在那里,继续唱。”

    “啊?唱什么?”

    “小苹果啊,这次我起头,你跟。”

    这小丫头似乎已经上瘾了,没等王尘回应就引亢高歌了起来:“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停,停。”王尘冷汗。他可不想也“小苹果”。刚刚是在逼这丫头开口,现在正常了,要唱歌也应该唱正常的歌。

    “咱们换一首吧。”他道。

    “哦。”江舞月看他,“那你说,换啥。”

    “我唱你听。”

    还别说,唱着唱着,他还来劲了,当下歌神附体,“终于你做了别人的小三……”

    “换!”江舞月面无表情地断喝道。

    “哦,不喜欢这首是么,那我再换一首。”王尘从善如流地点头。

    “苍茫的天涯是我滴爱……”

    “好听!”

    江舞月眼睛一亮。

    一曲罢。

    再换。

    “这就是爱~爱~爱……”

    “难听!换!”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可以,可以,这个可以!”

    “我要飞得更高……”

    “换!”

    “是郎给的诱惑,我唱起了情歌……”

    “这个好!”

    王尘:“……”

    合着你特么就是凤凰传奇的歌迷啊!是不是只要凤凰传奇的就是好?

    妈的,还真是个令人战栗的女纸!

    ……

    还别说,一路说说唱唱,连王尘自己都没意识到时间过去的有多快。一直等着车夫走进来通报,他这才霍然惊醒。

    下城区已经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