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我在异界当神壕 > 正文 正文_第11章 途中的夜袭

正文 正文_第11章 途中的夜袭

    咕辘辘。

    龙马拉的车辇平稳地行驶在官道上,速度却是不慢。

    躺在温暖的车中,王尘惬意得很,平坦的大道,让他几乎感觉不到一点的颠簸,当然以异兽龙马为驱也有区别,毕竟这是异兽,价值不菲,而且在被人类训化之后,这种异马在拉车方面的天赋明显高于普通马匹,这会行驶在官道上,王尘坐在车中,都感觉不到自己是在移动。

    “龙马拉辇,果然不凡。单以舒适度来看,前世那些交通工具没有一样能比得上它。”

    软榻上,王尘换了个姿势,一脸的惬意之色。

    这感觉,家里的床怕也就是如此了,实在很让人难相信,这是在个辆马车上,而且还是在高速移动下的马车上。

    如此舒适的环境,王尘感觉自己此时就算躺着睡着也没事,平稳的车道轨迹,能让他一觉睡到自然醒。

    “这二十银币花还是很值。”

    舒适度还在其次,之所以需要这龙马车,完全是因为从上城区到下城区的路程太远了,如果光靠他一双腿自己走的话,这趟归家之旅没个十来天根本到不了,而且途中还要被各种城关哨卡刁难。

    丰泉城三大城区的设立并非毫无意义。下城区到上城区需要审核,上城区去下城区同样如此,只不过相对而言宽松了一些。

    不过换成龙马车辇就方便很多,因为运作这些龙马马车的,是夏国举足轻重的庞然大物,天马商行。整个夏国百分之八十的交通运输都与这天马商行有关,小小的一城城区关卡,自然不敢找天马商行的麻烦。

    简单点说,这天马马车就相当于前世的长途客运,而且是自带免检,能一路通行的那种。

    不过这会王尘倒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他发现,马车车厢很空。

    直到马车已经跑出鲸港区域,偌大的龙马车车厢内依旧只有他跟先前那位少女,似乎除了他们俩人,就没有其他乘客了。

    长途客运可不是计程车啊。

    毕竟从上城区到下城区的路程可是不近,如果一趟仅仅只载两人,一位二十银币的车费,那不得亏死?即便是背靠天马商行这种土财主,却也没有这样做生意的吧?

    难道今天是刚好没什么人出行?

    心中有些奇怪,王尘却也没怎么在意。只不过车厢太过空荡的话,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旅程未免太过无聊。

    “嗯?不是还有一人?”

    想到这里,王尘下意识地看向除了他以外的另一位乘客,车厢另一边的少女。

    “长得倒是挺可爱的,气质也挺好,看起来像是上城区有钱人家的孩子,不该,就是胸太小。”

    快速瞟了一眼车厢另一边的少女,王尘心中暗暗道。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好好在家待着,跑去下城区干什么?而且孤身一人,她就不怕出现意外,或者碰到什么坏人?”

    王尘心里奇怪,却也没有贸然直接上去搭讪。毕竟萍水相逢,万一被人当成怪蜀黍就不好了。

    殊不知方才他那隐晦的一瞟,完全落入了一直在偷眼观察他的少女眼里。特别是当他把眼光往其某个部位一瞟,然后眼中浮现一丝遗憾的时候,可以看到,少女周围的空气微不可察地波动了一下。

    “该死的小贼……”

    少女暗暗咬牙,眼眸间有一道危险的光芒霎时掠过,只是低着头,没有被王尘发现。

    “还敢嘲笑我的,我的……哼,你死定了!”

    ……

    夜。

    “公子,夜色不方便赶路,请暂在本驿馆休憩一晚,吃点东西,明日一早,咱们再走。”

    临走前,车夫对王尘道。

    这里是位于中城区天马商行专门设置的一处驿馆,专门供天马商行旗下的车马休整。

    毕竟横跨三大城区不是轻松的活,即便是龙马这种耐力十足的异兽也不可能狂奔一天一夜不休息。马要休息,人也是如此,车厢虽舒服,但终归不是真正的床,也有果桃蜜饯之类的甜品,但终归不是正餐。吃喝拉撒,这些都要解决,所以在临夜前停一站休息,就很正常了。

    是夜。

    万籁寂静。

    不知是赶路赶累了还是其他原因,回到房间王尘很快就睡着了,而且这会睡得很死。

    月上中天,原本热闹的驿馆也慢慢褪温,回归了沉寂。

    漫漫的夜色之中,突然有一道黑影掠过,速度极快,身手也非常敏捷,须臾之中穿房跨院,不带一点声息便来在了一处房屋前。

    “哼,小贼,睡得很死嘛。”

    透过昏暗的光影可以看到屋子里的床榻上,此时正躺着一个人,看身影像是男子,似乎睡得很香,一点都没有意识到黑影的到来。

    “你是头猪吧,又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居然能睡得这么香,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活该你倒霉。”

    黑影压低声音,嘿嘿笑着。在月色的映照下,红唇勾起的弧度危险而邪恶,活像一只小恶魔。

    下一刻,只见黑影骤然一闪,直接无视掉门窗的阻拦,闪进了房间。

    看着床榻上睡得正香的王尘,黑影低低一哼,手上便出现了一只黄包,打开黄包,里面是褐黄色的药散。

    “敢占本小姐的便宜,还敢嘲笑我‘小’,这就是你的下场。”

    想到一会这个小贼会夜半惊醒,然后一趟接着一趟,不停往厕所跑的狼狈模样,黑袍下的江舞月便一阵暗爽。

    “嘿嘿,拉死你。”

    黄包往前一递,刚要一口气将药散吹到王尘脸上,然而就在这时,王尘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啊欠!”

    呼。

    漫天的药粉扬起。

    王尘……先打的喷嚏!

    也就是说,在江舞月要吹还没吹,一口气刚刚吸上来的时候,王尘先于她一步,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漫天的药粉如烟扬起,仿佛事先约定好的一般,江舞月就在这时,紧随其后地深吸口气……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配合是那么的默契,衔接是那么的完美,就这样面对飞扬起的药粉,江舞月一个深呼吸,将药粉照单全收,一气吸了个爽……

    咔嚓!

    身体就好像被雷劈中,江舞月鼓圆了双眼,整个人傻在那里,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

    “啊!!!”

    下一刻,只听得一声凄厉的鬼叫,再看江舞月,却是已经身化流光,从窗户飞出,直接消失在黑夜。

    王尘被惊醒了,然而他这会睡得迷迷糊糊,睡眼朦胧地扫视了一下周围,见无异状,嘟囔了一句“神经”,倒头又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