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流行文学 > 超级魔王系统 > 0012站上前台!

0012站上前台!

对于眼前这个宣称来杀自己的陌生人,庞次没有像那些电视剧里的那些主角一样很白痴的问人家为什么来杀自己,而是敏捷的向后退出两步,抓起了桌子上的那把自己具象化出来的合金唐刀!

    看到庞次拿起了武器,那个自称少虎的男人说了一句“我从来不杀手无寸铁之人!”然后一剑斩来!

    这一剑既快又狠,白光一闪间,剑刃就已经斩向了庞次的脖子!这出乎意料的速度,把庞次吓了一跳!

    但是也仅此而已了!这种速度的斩击,那速度连刚进游戏时的那个新手BOSS的超大型风刃的速度都比不上,庞次将手中长刀的刀身一竖,轻轻松松的就挡下了这一击,然后同样的一刀挥出,凌厉的刀锋切向了那个的脖子!

    那人向后退出一步,同样轻松的避开了庞次的攻击。

    庞次长刀指向那个男人,笑问道:“你是听风学院的人?”

    “不错!”少虎完全不否认,在回他问题的同时,再次一剑刺了过来!

    庞次身体一侧,躲开这一剑,同时反手一刀劈向了这个自称少虎的男人。他笑着说道:“据说你们听风学院是大陆前10的超级学院啊!想不到派出来解决麻烦的打手的实力才这种程度!”

    听到这话,那名叫少虎的男人冷笑一声,反唇相讥,“杀你,不必使出全力!”

    庞次呵呵一笑,忽然脚下发力一踏地面,俯身冲向少虎,手中唐刀向下一刀斜劈,直斩少虎的胸膛!

    而这少虎的反应也着实迅速,在庞次举刀的一瞬间就已经收回长剑,当庞次的长刀劈下之际,他手中长剑当胸一架,挡住了庞次的斩击。同时没有握剑的左手紧握成拳,一拳击在庞次的胸口处。

    不过庞次也打着同样的主意,在那名叫少虎的青年挥剑挡住自己的时候,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

    一拳一脚同时击中对方,庞次和少虎同时向后倒退了几步,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庞次揉着被揍得发闷的胸口,对眼前这位嘴角溢出鲜血的杀手笑道:“一个人就跑来杀人,我还以为你是个多厉害的高手呢!想不到比一个新手BOSS还弱!这么看来,听风学院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难怪任务难度等级只是D而已!”

    被庞次这么一嘲讽,那名叫少虎的青年脸上顿现怒色,他冷哼一声,呵斥道:“闭嘴!不知所谓的东西!只不过稍胜了我一招而已!胆敢嘲笑我听风学院,就让你见识一下吧!三魂级的魂师以后才能领悟的,独属于个人的秘技!”

    “魂技&斩铁”

    少虎一声大喝,一层如水一样的黑暗物质从他手中涌出,有如活物一样顺着剑柄涌向了原本反射着太阳光芒的长剑剑身。

    向前踏出一步,少虎挥动手中变得漆黑的长剑,一剑斩来!

    这一击的速度并没有提高,也和之前这家伙砍过来的速度并没有差别,属于完全能轻松招架的攻击。所以庞次也不以为意,依旧像前几次一样,挥刀向上挡去!

    可是!

    原本应该招架在敌人剑刃之上的合金唐刀的刀身被对方像刀切豆腐一样轻轻松松的一斩而断,猝不及防之下,庞次被长剑的剑尖从上而下划过身体!

    剑光过后,庞次的身上出现了一条从左肩直下到右肋处的奇长伤口,鲜血顿时染黑了他的衣衫!

    虽然血流不止,但万幸的是,因为两人距离的原因,这条伤口并不算深,只是切开皮肉,还没有伤到骨头。

    庞次向后退出几步,举起手中剩下的那半截唐刀一看,就看到断口的切面光滑整齐,就像是一块被锋利的菜刀切开的豆腐一样!

    庞次丢下手里的唐刀,一把抄起桌子上的那把花钱买来的黑色唐刀。

    他握紧住唐刀,警惕的盯着眼前的敌人,提防他的下一步动作,同时在脑子里拼命思考着,想要找出打破眼前这种对自己不利局面的方法。

    就在庞次的脑子里不停思索之时,他对面的人冷笑道:“连魂技都不知道,就敢小瞧我听风学院?区区一个连武技都不会,只懂得凭着一身魂力乱砍的家伙,死吧!”

    说完这话,那人一蹬地面,向着庞次冲来,他手中长剑忽然黑光大盛,隔空朝着这边一剑劈出!一道长度超过5米的黑色剑光从那长剑的斩击之中飞出,直劈向庞次!

    这剑光来说凶猛,而且庞次本来就离那名杀手不远,在这突如其来的剑光之下,只能狼狈的向旁边一滚,勉强躲过了这一击!

    只是这样一来,他的伤口又扩大了一点!

    在庞次翻身向一旁躲避之际,少虎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抖,瞬间连刺数剑,那黑色的剑尖就像一朵绽放的黑色花朵,带着森森杀机,笼罩向庞次的胸膛!

    庞次的身体本来就是往下躲避剑光的,因为自身的惯性,在四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就算已经看到身前迎接着自己的黑色剑花,也根本无法变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往上撞上去!

    少虎冷笑一声,右手一抖,剑光更盛,黑色的剑花绽放得更加绚烂,直逼而来!

    眼看这道剑光即将刺中,庞次脸色一白,突然大喝一声,一拳击向了那朵盛开的剑花。看起来,庞次就像是在自己主动寻死一样!

    庞次也看到了少虎露出对他的嘲讽笑容。

    就在庞次的拳头即将接触到剑花的一瞬间,一块足有两个人头那么大,好像从地上随意挖起来的泥巴一样,形状乱七八糟的暗黄色合金块突兀的出现在两者之间!

    庞次的拳头一拳擂合金块上,把合金块向着剑花击出的同时自己的身体也借助这股反震之力成功的重新站稳了脚跟。而那合金块在撞上黑色剑花之时,就像一块撞在刀口上的豆腐一样瞬间被切成了一地残渣。

    庞次就在对手的视线被突兀出现的合金团吸引的一瞬间,将全身的魂力聚于脚下,一踏地面,以比刚才快了三成的速度俯身冲向少虎,手中黑色长刀扬起一个高昂的弧度,只待随时向前劈下!

    在他右脚用力蹬在地面上之时,巨大的反震力道把他胸口的伤口又撕裂了一分,原本稍微开始闭合的血管再次喷出了无数漆黑的鲜血!

    而庞次对这些全然不顾,只是带着一脸的微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猛冲向了面前的敌人,好像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疼痛一样!

    庞次几乎眨眼间就已经冲到了少虎身前,挥刀向下一斩!黑色的刀尖划过一条凌厉的弧度,直切了少虎肩膀!

    而少虎的应对却极其简单,他只是一抬手,将手中染成漆黑的长剑加过头顶而已!

    就在少虎把长剑横举过头顶的那一刻,庞次对他咧嘴一笑,手中唐刀毫不迟疑的继续挥下,然后在接触剑刃的一瞬间已经被切成两截!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庞次左手扬起,一大把粗细不一,形状怪异的合金碎沙带着凌厉的风声直扑向少虎的面门。

    而庞次就趁着敌人双眼视线被遮住的那一刻,向后连退数步,再次和少虎拉开距离。

    少虎向前一掌震散眼前这些完全没什么威力的铁砂,任凭着那些完全没威胁的细碎铁砂擦过自己脸颊。他看着庞次冷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你真的只会用这些旁门左道的手段啊!那你就完全没有值得我交手的资格了!死吧!”

    “斩铁·连刃”

    少虎向前踏出一步,一剑挥出,15道长度都在5米以上的黑色剑光同时出现,扫向前方。

    这间客房的空间其实并不大,这15道剑光出现的瞬间就充满了整间客房。它们并排在一起,同时向着庞次斩来!

    这些剑光的速度极快,而且剑光之间的缝隙完全不可能让人有闪避的可能!再加上具象化合金这招对能够把所有金属像切豆腐一样轻松切开的这些黑色剑光根本没用,庞次后背抵在客房的墙壁上,几乎是就在这一瞬间就被逼上了绝路!

    “怎么可能实在这里啊!”庞次怒吼一声,右脚用力一跺地板,他的胸口处再次炸出一团漆黑血污,庞次一口黑血也从口中喷了出来!

    而他的这一脚也成功的踩穿了二楼与一楼间的地板,在身体下落的瞬间,险险的躲过了那些剑光,只是被那些剑光削掉了几缕头发。

    在落地的一瞬间,庞次就向一旁连续翻滚数圈。果不其然,就在他下落之后,紧追在他身后又有一道剑光劈下,如果庞次再躲避晚一点,刚好就会被这道剑光从中间劈成两半了!

    庞次刚一站起来,头顶的天花板一震,木屑纷飞间,一道黑色的长剑从上而下直刺向他的眉心!

    但是,这一次庞次没有躲,他终于等到了,这个名叫少虎的男人,他的速度已经慢下来了!

    就在那剑尖即将临身之际,庞次忽然抬头对着少虎嘿嘿一笑,他一抬手,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手枪瞄准少虎的脑袋就是“砰砰砰”,连续六枪!

    这一击实在是完全的出乎意料,少虎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六枪同时命中,脑袋直接变成了个马蜂窝,当场死得不能再死!

    尸体带着俯冲而下的巨大惯性,“嘭”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之上。

    一场恶战,终于结束了!

    敌人一死,庞次精神顿时松懈下来,他眼前一黑,一屁股倒坐在了地上!

    庞次丢开两手的武器,双手撑住地面,以免自己因为失血过多就此昏迷。

    就在这时,庞次的脑内响起了一个平淡刻板的声音:“杀死少虎!完成支线任务,难度等级C,奖励魂魄修炼时间30天。”

    随着那声音落下,庞次只感到一股暖流涌入了他的灵魂深处,和他的魂魄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庞次顿时觉得精神一振,同时也明显的感受到了体内拥有的魂力变多了不少!

    “这游戏的任务系统还真是渣啊!老是喜欢搞突然袭击!”庞次嘀咕一声,他低头看了自己胸口处那还依旧血流不止的伤口,把身上的外套撕成布条往伤口上绑去。

    一边绑,庞次还咧嘴怪笑道:“这次又是多亏了这剧毒无比的黑血的帮忙啊!要是这些血液的毒素没有麻痹掉这家伙的神经,现在倒在地上的就应该是我了吧!”

    “不过,情况不妙啊!就算我操作的这个角色的天赋属性就是快速再生,但只是短短这么几天就失血这么多!身体也再生不过来啊!以后还是尽量少用这招吧!太TMD疼了!”

    缠好伤口,确保了它在接下来的短时间内不会再次突然迸裂流血后,庞次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他回头一看身后那条被黑色的剑光劈出来的,能看到客栈外景色的巨大豁口,长嘘了一口气,提着自己的半截唐刀,坐回了床上。

    看着地上的这具尸体,庞次想了一会儿后,这才喃喃自语道:“算了!既然已经被人找到了,那我就站到台前添这最后一把火吧!虽说是我自己设计的,但其实我并不太擅长玩这种没节操的把戏啊!”

    他提着手里的半截唐刀,弯腰抓起地上尸体的一条腿,顺着那条巨大的豁口艰难的朝着外面走去!

    在豁口外面,此时已经聚集了数百围观看热闹的人群,其中,也不妨许多手持长剑一身劲装的年轻少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